最近一段时间,紫砂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其实,紫砂不仅有紫砂壶,而且还有精妙的紫砂雕塑。从拍卖市场来看,珍罕的名家紫砂雕塑更加受到市场的追捧。

徐秀棠先生是紫砂雕塑的开创者,在传统茶壶的花货、光货、筋囊外,发扬光大了塑器,自成一脉。6月27日至7月5日,“十指参成徐秀棠从艺六十周年作品大展”在朵云轩艺术中心举行。

紫砂陶是我国优秀的传统手工艺品,自明末登上陶瓷艺术舞台,迄今已历500年。从明代的供春、时大彬,到清代的陈鸣远、陈曼生,直到当代的顾景舟先生,诸多名匠以他们杰出的才能,为紫砂艺术的发展书写了辉煌篇章。今天,徐秀棠先生从艺60年作品大展在朵云轩举行,使得人们能够对他在紫砂艺术的全方位的努力与贡献,能够有一个全方位的了解。

徐秀棠大师1937年出生于宜兴蜀山紫砂世家,擅雕塑、书画、陶刻,又擅茗壶创作设计,人称紫砂工艺史上的一代“全才”。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通过60十年不间断的勤奋努力,徐秀棠先生把紫砂工艺上升到艺术表现的新境界,以内在的张力、形式美感和多样性的精神向度,体现时代风貌,承载并薪传了民族文化精神。

徐秀棠先生是当代紫砂艺人中掌握技能最全面的人。他立根传统,勇于创新,是传统跟着时代走的民间艺人;同时他又是紫砂文化著作最丰富的人,是紫砂艺人中的学问人;他生活简朴,看淡名利钱财,具有独特的艺术风骨和高尚的人格魅力、且是无时不在学习、劳动的人。

徐秀棠先生的陶刻传承正宗,融汇了书画和铭文的美感;壶艺造型新颖、古朴大方;雕塑在宜兴开门立派,让宜兴紫砂雕塑在题材上与“泥人张”、“佛山公仔”等知名人物雕塑拉开了距离。徐秀棠的紫砂雕塑形象质朴传神、情感真诚细腻。

徐秀棠在创作出一大批紫砂壶和人物雕塑佳作和精品的同时,还竭力搜集文物史料,整理技艺口诀,描绘陶工形象,大胆著述立说,用自己的创作和辛勤,传承和发展紫砂技艺和文化。徐秀棠是新中国培养成长起来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也是文化部授予的宜兴紫砂陶制作技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徐秀棠先生从艺60年来为紫砂艺术的贡献,尤其是作为紫砂陶塑(人物)的开宗立派者,以及以塑入壶、将铭壶与陶刻紧密结合,从而走出自己的一脉一派,既不重蹈历史古人之式,又别于当代其他茗壶作者的风格。“十指参成徐秀棠从艺六十周年作品大展”汇集了徐秀棠大师从艺60年间、各个阶段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内容涵盖紫砂茗壶、陶塑、陶刻,以及书法、绘画等丰富内容,展厅分区对徐秀棠不同类型的作品进行重点呈现,将徐秀棠大师60年来丰硕多彩的从艺历程进行多角度、鲜活的全面呈现。

在2014年北京保利秋拍的时候,一件明晚期陈仲美制仿古紫砂牺尊,成交价达到了529万元。陈仲美是明代著名的制壶高手,后到宜兴从事紫砂陶艺。陈仲美的紫砂壶作品,别具一格,在《阳羡名陶录》中记载着他“好配壶土、意造诸玩,如香盒、花杯、狻猊炉、辟邪、镇纸、重镂迭刻,细极鬼工。壶像花果,缀以草虫,或龙戏海涛,伸爪出目。至塑大士像,庄严慈悯,神采欲生”。记载中看到他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全面陶艺家,又是一个把雕塑和紫砂壶结合得很成功的壶艺家。难怪后人把他的紫砂壶称为“神品”。

这件陈仲美所制紫砂牺尊造型上仿造战国时期的青铜牺尊,气息端正高古。牺是古代用于祭祀的牛;尊则是酒器。顾名思义牺尊即是“刻为牺牛之形,用以为尊”的酒器。《周礼》将牺尊、象尊、着尊、壶尊、太尊、山尊定为六尊,其中牺尊也称献尊,古时“牺”、“献”同音,都读作“婆娑”的“娑”。在六尊之中,最为华美的就是牺尊。

这件紫砂牺尊并非简单的对牛的简单模仿,而是经过了艺术家的处理。头型比牛略长,耳朵也高高耸起,整个身体筋骨结实、肌肉丰腴。整体造型有牛之壮而更显聪慧、灵动。在牺尊的脊背中间部位,有一个类似酒壶壶盖的一个圆形盖,巧妙地形成了一个半环形盖钮,牺尊背上盖钮之下,就是把酒倒进去的入口,酒存在牛肚子里。而酒的出口,也就是现代酒壶的“流”,则在牺尊的嘴里,古人用牺尊倒酒之时,酒从牺尊嘴里流出,别有一番情趣。制作之精细,构思之巧妙,都是陈仲美作品中不可多得的珍品。

紫砂雕塑的创作题材十分广泛,可以是人物肖像、历史故事,也可以是神话传说、生灵瑞兽 而人物像则是紫砂雕塑中的传统主题,自晚明至今,有着四百多年的悠久历史。紫砂造像的艺术创作受到了儒释道等宗教文化的影响,在艺术设计中常常以名人圣贤、神仙菩萨为主体,以形写神,以神为主,形神兼备为原则,力求个性明朗,体态多样。据相关资料记载,早在明朝万历年间,紫砂名家陈仲美就“塑大士像,庄严慈悯,神采欲生,璎珞花鬟,不可思议。”将观音像塑得栩栩如生。而时大彬手塑的“持经观音像”,呈现明代时期观音像的特殊造型,面部宝相庄严,衣袂飘逸,足踏荷花,飘洋渡海,海浪涛涛,鼓荡前行,成为紫砂造像的经典之作。

此件陈子畦塑张良造像即是明末清初紫砂造像的杰出代表作之一,张良俊朗宁和的面部表情生动自然,发丝历历,清晰工整。底座上张良盘坐之姿稳重如钟,各细部皆以曲线构成,流畅圆润。衣纹折痕疏密、粗细有节有度,极富动感。而塑像所用的段泥调砂色如古铜,内有星点,胎质细腻引人入胜。线条皱折的变化在沉稳笃定的感觉中,更增添胜算在握的圣贤风采。

杰出的雕塑家罗丹说过:“在艺术中,有性格的作品,才算是美的。”陈子畦在紫砂造像的艺术创作中把形体塑造变成表现人物心灵、思想和激情的有力手段。他通过此件造像充分表现出其高超的紫砂技法,在这件张良造像中,眼神、手势、衣衫、面容都细腻刻划,生动传神,堪称是陈子畦存世作品中的珍品。

在2012年秋拍中,曾经出现过一件任伯年存世的雕塑孤品紫砂泥塑任淞云小像。任淞云是任伯年的父亲,名鹤声,字淞云,是位读过书的米商,擅长画画。晚年的任伯年颓唐潦倒,生活入不敷出。其间,有一个叫张紫云的邻居,因为用紫砂捏制烟斗出名。颇受启发的任伯年,开始利用紫砂炮制各种器皿,其中捏塑了父亲的一尊小像,神采奕奕。因为任伯年日日迷恋泥塑而荒废画事,以致无粮入炊,愤怒的妻子把他案头所有的器皿掷地而砸,只有这尊父亲小像幸免于难,其估价为80万元至120万元,成交价为368万元。

紫砂雕塑精妙 名家力作走俏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