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作品《黄昏有约》参加中国美协主办“全国第二届中国人物画展”。(中国美术馆)

2004年:作品《都市边缘》参加广东省美协主办“庆祝建国五十周年省美术大展”。(广东省美术馆)

2006年:作品《雨季》参加中国美协主办“黄河壶口杯中国画提名展”。(山西省博物馆)

2006年:作品《演出之前》参加广东省美协主办“庆祝广东省美协成立50周年广东省美展”。(广东省画院)

2007年:作品《都市霓彩》参加中国美协主办“中华情”全国美术大展荣获优秀奖。(中国美术馆)

2008年:作品《任重无暇时》入选文化部、中国美术馆、深圳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纪念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

2008年:作品《风吟莲花山》入选深圳市人民政府、深圳画院主办“2008第六届国际水墨双年展”。

2009年:作品《征衣重》入选广东省美协主办“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广东省美展”。

2010年:作品《我的深圳我的家》入选“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三十周年”重大历史题材创作作品展。

2013年:9月,出席“法国巴黎中国书画名家邀请展”开幕式,并在巴黎国际艺术城举办画展。

2014年:10月,作品《过秋红叶落新诗》参加“南京国际美术展”获铜奖。

2016年:作品《一九三七》入选中国美协主办“2016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2017年:作品《弘一法师》《香雪》参加“第七届中国画节”中国画学会人物画专题展。

2018年:作品《秀丽云天》参加“第二届中国画学会展 时代华章”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2019年:作品《大漠铁戈》入选“美丽黄河口·全国中国画、油画作品展”。

2020年:元月,中国画《粗茶淡饭》参加中国学会主办“守正创新”—中国画学会作品展。

2006年:参加第二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深圳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个人画展。

2010年:由深圳画院、深圳市美术家协会、深圳报业集团主办,在深圳画院举办“尹晶华、李家原艺术展 ”

2011年:由深圳市文学艺术联合会主办,深圳市美术家协会承办,在深圳美术馆举办“尹晶华中国画作品展”

2014年:9月,在北京“丹凤朝阳美术馆”举办“触·觉·市·野”——尹晶华当代水墨人物画展。

2015年:9月,在河南省固始“华夏根亲文化园”举办“墨韵新象·根亲情”—尹晶华当代水墨人物画展。

2015年:10月,在东莞可园博物馆举办“墨韵新象”—尹晶华水墨人物画展。

2020年:7月,在河南省固始文化馆,举办“墨韵新象”——尹晶华水物画展。

2021年:8月13日,“雅韵南园”——当代水墨人物画家尹晶华美术作品展。

人物画作为日臻成熟的画种之一,在世界艺术史上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和审美意义。中国人物画经二千多年的历史沉淀,集百家之言,融画理和实践之大成就,形成了具有自身符号的中国画语言。人物画历久弥新,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结晶,更是从古代到现代艺术家们创造的积累,其炉火纯青的艺术高度凝聚了中国人物画家的智慧和创造精神,并在漫长的岁月中,汲取了多民族绘画的优点,集不同画种的长处于一身,使得其自身的表现力和精神内涵日益丰富与完善。同时也奠定了人物画无与伦比的艺术特征和审美价值体系。

改革开放以来,整个美术界呈现多元状态。水墨人物画也不例外,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多元并存,异彩纷呈的繁荣局面。这得益于宽松的艺术环境,也可以说是双百方针在当代新时期的体现。

在历史上各个朝代的社会内容虽然也有变化,衣着服饰也各有不同,但总体来说,还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因此,画家艺术语言的转变基本上是在渐变的过程中完成,从以线造型,书法入画,到讲究笔墨是中国画发展主线,形成了独树一帜的中国水墨画,离开这些特点,就不是中国画。

一、以线造型。从李公麟、武宗元、以吴道子为首的线描派,到南宋梁楷粗笔大写意派,再到五代的贯休,明末陈老莲,清初金冬心、罗两峰为代表的古拙派,纵观中国历史,从技法形式的角度来看,中国画始终没有放弃用线造型的传统。

二、以墨为主。这是相对颜色而言,整个画面主要靠墨色来表现,这种表现不是描写明暗变化,而是追求黑白分布的美。自古以来,我们的先辈就有“水墨为上”的说法。现在坚持以墨为主,就是这个传统的延伸。讲究笔墨趣味,这也是水墨人物画的重要特点之一。其核心是书法入画,即书法中的形式美感在绘画上的运用和发展。

三、以神写型。传神写意,这是对水墨人物画总的要求。既是写意就不能如实描写,就不能面面具到的抄对象,如何表现,必须先明确立意,胸有成竹。晋顾恺之提出“以形写神”的主张,几乎成了中国画共同遵守的原则。照此主张,画型只是手段,目的是为传神。有人提出“不求形似,以神写型”,用词看来偏激。探其本意,无非是强调重在传神达意,立足于表现自己的感受。

然而,作为社会内容主体的人,无论是在精神面貌上,还是在衣着服饰上均产生了突变。我们的艺术从传统走向现代,正处在一个转型期,过去标准是比较单一,就是按照传统标准,很多画家依然沉浸在对传统题材的怀念中,沉溺于对“隐士、名士、仕女”等题材的不断重复。而现代艺术是多元化的,不只是风格技巧的多元,更是艺术观念的多元。尤其当代中国画家受西方现代艺术的影响,有意识地把西方艺术的造型语言、表现技巧融入中国画,笔墨第一的传统标准正让位于整体艺术语言的创造。从单一的传统标准变为多元化标准。

如今我们面对当代这一历史进程,要研究的是艺术发展和创造,怎样把绘画史再写下去。有些人选择了新的探索。林凤眠熔中西为一炉的大胆尝试,揭开了中国现代绘画的序幕;徐悲鸿、蒋兆和借用西画的素描方法,以加强水墨人物画中人物的客观描写和人物个性深入刻画;黄胄则直接以生活速写为突破口,开创出一派生气勃勃的画风;以方增先为代表的浙派人物画,将西方绘画扎实的造型与中国花鸟画的笔墨结合起来,为表现现代人物做出了成功的尝试;近二十年来一大批中青年画家所作出的各种探索,都对中国人物画的发展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经过了一个世纪的发展,中国人物画有了长足的进步。

但是,一个世纪对于一种有着几千年历史的艺术来说毕竟太短,再加上其它各种非因素的影响,中国人物画面对多姿多彩的现代社会,其艺术语言的表现仍显得力不从心,还需要不断探索,经从根本上完成艺术语言的转化,使它能从容地面对现代社会,现代人物。

目前中国人物画正处在发展的一个关口上,原来的一批老先生相继走了,年青的一代又没有很好地跟上来。一些年青的画家热衷将西方现代艺术中的变形、抽象手法引入到人物画中,求怪求异,把老辈画家讲的写实人物的三条原则(一是造型基础、二是传统、三是生活)全给忘了,经过近几十年的探索证明,这样是不妥的。在造型方面,古代人物画家以线写型重神韵、抓特征,处于新时期的当代人物画家,则面临着更为丰富的诉求:

首先,对于运用传统笔墨表现现代人物,当代人物画家在形神方面的表现水平要求更高。既要求有强烈的形体和准确的结构,衣帽、道具等也要有相互的关系和相应的质感,要达到这些,没有突出的素描、速写默写的能力是无法做到的。

其次,不但造型能力要强,更要画出人物的神态、气质,还要画出笔墨意趣。用笔松活墨韵和谐,手法繁简得当,方为高手。

再次,是中国画画家综合知识培养。一个优秀的中国画家在画外需下不少功夫,比如文学、书法、篆刻的学习,还有人生的历练和修为,对生活的观察和理解。这种种修炼不是虚幻的,最后都要反映到作品中去,所谓境界的高下即在于此,这种至深至高的修炼要伴随着画家一生的追求。

现实生活为人物画创作提供了广阔的平台,作为实现传统笔墨与现代人物造型转化,还需画家对生活观察和理解,古人常说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我们面对现实生活、现代人物,还需要静下心来研究探索,脚踏实地去实践,创造出适应时代的笔墨。

在世界画坛中,中国人物画是一独立的体系。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独立的价值。经过了隋唐时期工笔画辉煌,经历了两宋水墨写意的鼎盛,也经历明清时期的哀落。他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程式。

发展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首先要自主地吸收传统中国画中的有效成份。使其成为具有民族特色的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

关于中国人物画用笔:中国早期的文字艺术,是刻与绘相结合的,如甲骨文,就是先用刀刻出字的造型,然后再用朱(红色)涂在刀刻字迹上面。这种早期的文字艺术其中蕴含了中国古典造型艺术的一个基本原则:雕刻与绘画结合,中国视觉艺术所遵循的造形原则,讲究力与美的统一,即源于雕刻(金石)的力量感和书法的韵律感的统一,并具影响到古典型艺术的各方面。

以骨为质,骨法用笔,是中国造型艺术的原理和基本法则,强调结构关系的表现,注重形象感与形式感在笔法中的高度统一。

水墨人物画的技术过程,多是从局部微妙关系的表现开始,这个局部往往是结构关键。所谓骨法用笔,就是讲究形象结构关系的表现,这种表现是深入观察的结果。还有画面的形式结构,形象塑造与表现和形式构成,包括笔法,墨韵形成的音乐感,给面带来无限生机。

笔法,既是结构关系的联合体,也是形式感的复合体。在毛笔的技术操作过程中,思维要考虑形象的量感、质感,空间及深度的表现,人物画最忌从概念出发。思考如何用笔法表现具体的造型结构,我们的作画过程就有了实在感,避免空洞表面化的笔墨。

对于水墨的写意画法,通常容易误解为写意就是对于毛笔运行的“提速”。快速运笔,往往遗漏、感觉空泛、草率以至成为浮躁和油滑。

笔法是写意人物画形象构成的关键。中国的毛笔里含有中国艺术中国文化的精神,含有中国哲学的许多道理,包括灵动玄妙的美感表现。

水墨人物画的技术难度较高。相当于水墨中的芭蕾。水墨可以讲是既古典又现代的绘画媒介。

关于水墨: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史,发展出水墨画艺术这样抽象抒情抒情的表现形式,中国的水墨画形式可以概括为“动态的形式”。在实践中,中国画是在动态中去完成绘画过程;一切视觉效果,完成依靠毛笔的墨色接触画面时的运作技巧,而产生表现力。作画时依靠感觉、技巧、情绪、力量、速度等综合运作而形成笔法的表现力,没有任何程序化的设计,这是区别于工笔画之处,也是初学者感到不适应和困扰之处。由于宣纸具有敏感的特征,具有吸收,分解与化合、渗化的功能,当手中的毛笔停止了运动,笔触落在纸上仍会“自动”趁湿渗化、分解与化合、再不停地“活动”出现神奇的艺术效果,这正是写意画技术魅力所在,当然技巧难度也在于此。

关于造型:顾恺之的“以形写神”形成了中国传统绘画的造型观念,历经千百年影响至今,已经成为学习和研究传统中国画的核心内容,在此我们必须首先建立起这样一个概念,即写形与写神是相辅相成,互为因果且不可分隔的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也就是“神由形而生,形随神而造”两者是相互包容,相互补充的辩证关系。神韵的产生离不开具体形象的刻画,反过来,形貌的把握同样需要对其内在精神的领会,而者缺一不可,不然就难以达到所期望的造型目的。一些画家们陈陈相因,将丰富多彩的形象世界变成了缺少生机的几个类型,把“以形写神”变成了“以神写神”从而失去了水墨画它应有的魅力与活力。我们应该善于捕捉那些反映人物个性的细节末节,因为人物之不同除了整体感受外,往往是体现在一些细节的差异上,一个圆形放在面前,很难判断它是什么,但在这个圆型之上略加一两笔,展现在眼前的就可能是一个苹果,也可能是一把茶壶。因此前人有“传达神写照正在阿睹之中”说法,正是这个道理要做到“以形写神”还需“形随神而造”,形神兼备是人物画写生创作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优秀的作品总是出现在天资聪慧,勤奋好学,且不懈追求的画家手下,但愿此感能与有志者共相助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著名美术评论家)

不久前在深圳看到尹晶华的水墨人物画,感到眼前一亮,心情振奋了一下。这位画家我在深圳见过多次,打过招呼过后就忘记名字了,这是我的记忆力下降的原因。这次看到他的水墨人物画,似乎这位画家的形象一下子在我脑海里清晰起来,人和画连在一起,尹晶华这名字也记住了。

说起来还是尹晶华的水墨人物画打动了我。在我的意识里,近些年的写意性的水墨人物画似乎有些不大景气,尤其是每当全国性大型画展上,许多制作精美、逼真写实而幅面巨大的工笔画大有后来居上、甚至有压倒之势,看到眼里不能不引起深深的思考。当然,工笔画艺术的繁荣决非坏事,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潘絜兹先生主持《中国画》杂志的时候,大力提倡衰微已久的工笔画,不但通过杂志提倡鼓吹,先生的家也成了工笔重彩画会的办事处,回想起来真的感动。工笔画在当下的确是十分繁荣兴盛了,涌现了许多有才华的年轻画家,这是不容否定的成就。相对的看来,水墨写意技法风格的作品在全国大型画展上,似乎就有些相形见绌了。我的观感是写意人物、花鸟在数量和力度方面明显走弱,山水画情况好些。至于各种原因相当复杂,其必然性在于社会经济的迅猛发展带来书画市场的繁荣,前辈们倡导的“寂寞之道”的教训,已经抵不住“功利”现实的压力。一方面,水墨写意画的难度较大,境界要求高,技法完善难,人物画自20世纪以来教学体系严格完备,更强调深入生活反映现实,要下苦功夫,这就要求从基础教学起,一步步扎实前进。反观当下一些美术院校逐渐颠覆了几十年来注重绘画基本功的好传统,急功近利的倾向造成浮躁的氛围。表面上看展会上多了细致入微、和照相机比赛的“苦劳”之作,其中难免有人朝着“入选—获奖—入会”这三步曲,从而早日拿到市场的入场卷的目标而已。当然,这仅仅是我管窥之见。所以我又反过来想:也有可能是这些年来人物画领域名家成就遮掩了青年才俊的光芒?或者是我们对于从事写意画的中青年画家的关注、关心、助推不够,从而产生人才断层?当然这大约是我过虑,事实上在中青年画家中人才也是不断涌现。这正是我见到尹晶华的人物画感到兴奋的原因。

尹晶华1967年生于河南固始,改革开放的90年代,作为引进人才来到深圳,为那里的文化事业奉献多年。默默地做了许多文化普及工作,在艺术上并没有停顿。这些年里深入基层接触群众,不断的感受到人民大众对民族传统文化回归的迫切要求,也感受到人民对于审美文文化堂堂正正的标准。作为一个艺术功底扎实、人物造型和笔墨运用熟练,审美趣味正派的画家,尹晶华的艺术道路走得比较端正,对照一些画家急于事功,以“创新”“现代”为理由,以丑化、碎片、杂乱无章的画面,掩盖自己的才华与专业能力的不足,历史证明,任何哗众取宠“博眼球”的行为,是长久不了的。

搞艺术需要才气(或者叫天才),同时还要勤奋努力,有天才而不知努力,会浪费了才华一事无成。尹晶华来自基层,痴心艺术,十分勤奋,在深圳的十几年间,创作了大量人物画作品,几乎每年都有作品参加全国和地方的画展,显示出相当的才华和创作能力。深圳号称改革开放的窗口,经济发展速度惊人,文化建设的投入也是巨大的,从全国各地引进人才,据我所知更有如陆俨少、冯今松、王子武等大师名家在这座新兴城市居住,对于提高城市的文化积累和水准极为有益。尹晶华就是和深圳文化事业一起成长的画家好手,在他的写意人物画面上,在他塑造的少年少女可爱的形象里,可以感受到深圳城市的青春活力。这诚然是十分难得的。

水墨写意人物画难度大,不但造型能力要强,更要画出人物的神态、气质,还要求画出笔墨意趣,用笔松活墨韵和谐,手法繁简得宜,方为高手。由此我们可以理解何以当下国内大型画展上,画照片,讲制作,拼精细一类的作品越来越多的原因。以上所讲,还是从技术层面着眼,而一位成熟的艺术家的目光应该从生活当中的细微,把握社会现实的深层意义,即使并非重大主题,也要画出人物的社会属性和个性,体现出较高的艺术格调。尹晶华笔下的青年女性形象,生动而富有朝气,妩媚而充满活力,令人感到这就是新世纪今天的女孩,如《香雪》(2015)《过秋红叶落新诗》(2015)这两件作品,都有一种健康充沛的生命力。

既不同于古典仕女人物林黛玉式的病态美,又决不同于封闭年代人性压抑扭曲的“革命”说教。当然,尹晶华似乎也注意到当代青年的精神困惑,物质的丰盛和精神的空虚,理想的虚幻与现实的落差。然而人生就是这样,亦真亦幻全靠自己把握。他画的《沉香》(2013),就是在若有若无的香烟中思索着。

另一件表现非洲母子的作品,没有标题,孩子抱着妈妈的腿,赤脚的母亲专注地看向了画家。与上面几件表现中国女孩的作品不同,这张画明显感到深沉厚重,这显然是另一个世界的女人的人生,面对画面,你看着画中人,画中人在看着你,这里有多少思考和问题?尹晶华创作了这些作品,还有一些人物众多的大作,但是给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这些人物画,这些年大型画展很多,大主题大幅面,动辄百件以上,看展览成了辛苦事。唐朝刘禹锡的《陋室铭》有名句:“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如今我套用一句来形容我对尹晶华的印象:画不在多,动人就行。

深圳画家尹晶华是为数不多的以中国人物画为创作主题的青年画家之一。其作品中流露出的浓厚的“人物情结”,鲜明的“水墨风格”,自身的“创作实力”无疑使得他在南国的艺术领域中较为醒目和突出。晶华出生于60年代中期豫南一个书香世家的,在其父辈的影响下,从执笔涂鸦到执着热爱,丰富的生活经历磨练铸就了他的品性与画风。时下,诸多青年画家卷入了现代先锋艺术的各种派别和主义的大潮洪流中,而他出于对本土文化的眷恋,在从艺之路上他始终有着自己的判断和认识,坚定地走在不为“热闹”的中国人物画的创作研究之旅。人物画是以人物活动为主要描写对象的中国画传统画科,因题材类别与画法样式上的区别分为若干科类。晶华常说人物画是中国画里直接反映现实生活的画科,人物画创作离不开生活,也离不开人,艺术才能成为人的艺术。现代的中国人物画,必须要深入研究传统,广泛吸收外来技巧,表现出新的时代生活,正所谓笔墨当随时代。晶华的聪明之处在与他的老实,而恰是他的这种不迂腐的老实成就了他在学术上的聪明——独善与兼济。这看似矛盾的独善与兼济实际就是他对中国人物画法在古与今、中与外的比照和交融方面的领会与取舍。笔、墨、色是相辅相成而又各具特点的,如何能做到打破固步自封的旧观念,纵观寰宇,广采博识,取别人之长他自有一套“老方子”——向传统索要,从西方拿来。中国画从“丹青绘事”到“墨彩相宜”,注重“墨”的艺术趣味和审美要求,而中国画的色彩更是“意象色”,是画家心中之气与自然物象之气交融的色彩感受。“墨与彩”的关系,一直伴随着中国哲学的玄思及禅学中国化而发展,经千年演化形成了独立的审美体系;而西方文化则是个色彩丰富的世界,例如油画是以丰富色彩表现画的艺术语言。在近代美术界,如林风眠的现代构图与色彩构成,李可染山水画的光效,张大千的泼彩,浙派人物画中严谨的人体结构和造型法则等等,皆从西方绘画的科学原理中吸取了丰盛的养分。所以晶华许久以来一直潜心对中国传统的山水、花鸟、人物、走兽的画法画技以及书法进行着扎实的研究和临摹,行内人皆知从事工写相济的人物画可是来不得一丝取巧的,好在他有二十多年的西画基本功做垫,因而造型能力很强,虽然如此,仍然不暇时日,工作再忙,每日功课依然做到,常年坚持配置时间外出采风写生。本尼迪克特在《文化模式》中说“文化是通过某个民族的活动而表现出来的一种思维和行为模式,一种使该民族不同于其它民族的模式。” 晶华所做的这一切“中西勾兑”——独善与兼济,非但没有改变他中国人物画的性质,反而更增添了时代感和艺术生命力,增加了内涵厚度,丰富了画语表现,这些都体现在他的那些不论是鸿篇巨制还是尺牍小品上。艺术的动力来自真诚的内心感动,也源于赤忱的执著探寻。当国家中宣部授权中国美协主办的第二届“中国美术金彩奖”大展和第二届中国人物画大展中他的作品《阳光女孩》和《都市边缘》分别榜上题名时,他和他的作品自然而然地浮出水面,引起美术界乃至收藏界专家们的关注,他们战略性的眼光是独到的,因为他们对艺术的走向和价值的评判是非常独到而前瞻的。在解读他的作品同时,我似乎看到他再一次地起程,坚定不移的步伐又迈向了新的高度与前方!

红点 是“七七未来”文化发展项目旗下的当代艺术空间,成立于2018年11月。画廊致力于当代艺术家的发掘,旨在寻找有价值、有态度的艺术家;预见未来作品的价值。

成立之初,到发展以来已在多个商业体合作快闪艺术空间,以当代艺术的推广与学术研究为主要经营方向。经营方向选择以全球高品位艺术家为范围,除定期举办代理艺术家个展,并同步进行学术交流座谈会与发行艺术相关出版品,且不定期邀请知名策展人在共同策划主题性、学术性的展览,更积极参与国际性艺术博览会与进行国际策略联盟。希望能藉由持续的展览规划,与更多的艺术爱好者分享多元的当代青年艺术视野。

全新的艺术空间将集合优秀艺术家原创作品、文创衍生品、潮玩、艺术家居,并加入沉浸式艺术体验创作,打开艺术空间新模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成都市卫健委:近三日,日新增病例数较前期有所下降,目前疫情进入平坦期丨9月4日成都疫情防控发布会①

“年底选战北台湾恐全倒”郭正亮曝蔡英文下场:赖清德2024党内无对手

湖南醉驾女子撞人后拖行案又有了新的信息披露出来,肇事者不仅醉驾,还是当地医院的医生

英伟达准备发布“RTX 3090 SUPER”性能几乎和3090Ti一样

尹晶华 · 当代水墨人物画家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