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幸被您刷到这条微信,那么我猜,您大概率上热爱传统文化,有意愿系统学习一下中国画。

为了不负这场美好的“遇见”,我要给您推荐一本实用又易学的山水画技法书——河北美术出版社的《中国山水画技法学谱》。

本书作者何延喆,1946年10月出生于天津,现为天津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天津市文史馆官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研班客座教授。

何延喆是一位学者型画家,多年从事传统山水画技法教学和中国画史论教学,有《北宗山水画法》《改琦评传》《中国绘画史》《陈少梅》《津京画派》等二十余部专著行世。他的山水画以“北宗”见长,早岁师从严六符先生,入天津美术学院后得孙其峰、刘君礼、李智超诸先生亲传,后拜“北宗”大家孙天牧先生为师,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大展。

本书是他多年研究心得的系统梳理,全面介绍了树木、山石、云水等山水画的基础技法,比如垂丝点怎么用笔,虎爪纹怎么留白等,语言直白易懂,图示精准清晰,自出版以来备受欢迎,再版后又重印多次。

技道并重。在进入技法讲解前,作者先简要介绍了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史,中国山水画的表现特点和画法概论,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山水画。

内容完备。何延喆结合多年创作和教学经验,将山水画技法的方方面面,如树木法、山石法、云水法、点景与界画法、笔墨法、章法、设色法、临摹与写生法、画病与避忌等,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读者。

以树木法为例,在本章你可以学到15种树枝的画法、32种点叶画法和17种夹叶画法,以及松树、柳树、杉树、柏树、枫树、榕树、梧桐树、椿树、梅树、桃树、枣树以及棕榈树等其他热带植物的画法。仅松树的松针,就有锯齿、虎须、鼠尾、马鬛、叠钱、蝴蝶、宝塔等十几种画法。

图文并茂。作者每讲一种技法,都附有相关示范作品,读者可以清晰直观地了解到每个技法的精髓。比如作者说,火焰枝法“内实外虚,内顿外尖,笔形略圆,其势自下而上,笔笔相衔,首尾贯气,有如火焰升腾一般”。单看文字有些抽象,但配上作者示范的作品,立刻就能理解了。

总之,本书力求知识性、实用性、学术性兼顾,既谈传统,又顾及当代,既能对初习者起到点拨和启发的作用,也可供画家、教师和研究者参考。

画树枝较为常用的一种技法,始创于宋初的李成,其后,许道宁、燕文贵、屈鼎、郭熙、王诜等画家多承此法。元代的唐棣、朱德润、曹知白、姚廷美及明代的朱端、李在等,都是擅长画“蟹爪”树的名家。作蟹爪枝,用笔要圆润劲俏,爽快利落,毫锋颖脱瘦硬,骨力神气皆显露于枝端梢头。画时宜用狼毫中锋,用笔明快不滞,切忌笔墨僵死,徒有其形而无其神。清代王概在《芥子园画传·树谱》中说:“蟹爪画法,必须锋芒毕露,如书家所谓悬针者…以笔法皆主犀利也。”

鹿角法也是画树枝常用的技法。它的特点是,枝条向斜上方生发延伸,如牡鹿的触角。两枝交接或分权处的内角多为锐角,亦有呈钝角(不宜太多)。画鹿角枝宜用中锋,运笔要加强顿挫转折,方能矫健多姿,富有神韵和生气。

画鹿角枝,难掌握之处在于前后枝的交叉与重叠,干与枝的前后层次及穿插关系。枝、干的来龙去脉、前后左右必须分明,当争则争、当让则让,才能疏密有致、繁简得当、层次分明。切忌相撞相扰,笔迹纷乱、前后不分。清代郑绩在《梦幻居画学简明》中说:“写枯树最难鹿角枝,其难处在于多而不乱,乱中有条。千枝万枝,笔不相撞。其法在于枝交女字,密处留眼。“

线皴的一种,始创于唐代的王维,发展于五代的董源、巨然,是传统山水画中最常见和应用最普遍的皴法之一。披麻皴用线多侧锋、干笔、淡墨,要画得松而毛,忌紧而光。也可用积墨法层层递加,至滋浑苍厚而止。皴纹应有疏密、浓淡、起伏、轻重、枯润等变化。古人画山水,将披麻皴视为一切线皴的基础,学好披麻皴,其他线皴只是“看山之形势,石之式样,少变笔意”而已。所以,前人学习画山石,大都从披麻皴入手。

披麻皴分长披麻皴法和短披麻皴两种形式。长披麻皴用基本平行的长线条,一缕缕地长拖大抹,略有交叉重叠,依峰峦的坡度,左右分拂,对于坡度变化不大的山,富有表现力。短披麻皴的皴线短促,略呈弧形,侧锋为主,上尖下锐而无屈曲。山体坡面较长者,皴笔首尾交叠,层层复加延伸。墨应略干,浓淡线条交融而丰厚,从阴凹背光处皴起,一遍不够可渐次加深加密。明处皴笔稍淡稍疏,最亮处留白。

画法,是绘画艺术表现的重要手段。学习画法很重要,但要注意“法宜借鉴,法宜活用”。从无法到有法,从法有所本到法功于“化”,到最后超越格法、驾驭技法,造“无法而法”之妙,是学法、用法的成功经验。

另外就是要勤加练习。如果这些您都做到了,相信不久的将来,您也可以随时提笔点墨,行云流水般创作出一幅绝妙丹青。

冀美教你画 《中国山水画技法学谱》:实用又易学的山水画技法读物

admin

Leave A Comment